2014年05月21日

她的“大牌”口红也就10块钱一支

  无奈色号多钱包瘪,热门款更是千金难求。所以几乎每个姑娘都有“得之我幸,不得我命”的那支口红。

  不过既然 coser 道具可以 DIY,BJD 服装可以 DIY,滴胶手串可以 DIY ,史莱姆可以 DIY,那化妆品肯定也难不倒心灵手巧的仙女们,自己动手总能丰衣足食嘛。

  只要你准备好色素粉、天平、口红模具、蜂蜡、维生素E、橄榄油、外壳、电烙铁、加热炉,就能轻轻松松做出一支口红。

  把部分材料按一定比例混合加热至液态,再倒入模具,冷却后脱膜装壳就搞定了,难度绝对低于一个戚风蛋糕。

  在以前,口红 DIY 只是少女们手痒时的娱乐,化学专业同学的馈赠佳品,但随着微商的加入,这事就渐渐跑偏了。

  前段时间某直播 UP 主就 po 出了自己 DIY 各种大牌唇釉的视频:材料全装在保鲜袋里随便马杀鸡几下,剪开一个口子挤进容器里就行了。

  要不是颜色一看就有毒,这熟练的挤奶油手法让我以为是新东方厨师班裱花课程。

  一些大佬不满足于自产自销,转而从事进出口贸易:在东南亚的代工厂直接拿货,贴上“原厂原单”的标签,加上“经典复刻”的情怀,还附赠报关单一张。年中无休,随时发货,价格仅要50元。

  这种四舍五入等于不要钱的价格,显然不是消费者,而是“号外号外:这里有高仿化妆品快买来装 ACD ”。

  在很多 DIY 匠人眼里,原单、复刻什么的既没诚意也无创意。只有跨界,才能为制假贩假注入灵魂。

  打版这种形式,以往仅限于裁缝圈。寨主根据正品一比一制假,并在过程中不断给买家公示各种细节对比图,以显示自己很认真很。

  即使制作流程一步到位,也要营造出历尽九九八十一难的样子。拖过漫长的“打版期”,最后以大量出货。

  但在今天,化妆品和护肤品这种用不好易毁容的产品也能打版了。比如仿 CPB 的网红洗面奶,不但拉丝程度要仿得像,味道和湿润度还要赶超 CPB 。

  这些“打版”不在意是否侵权或违法,卖家和粉丝们都自信地认为护肤品的成分都差不多,大牌能做到的效果,我们小作坊也可以!

  比如 CL 口红主要贵在包装,我们只要出国一趟,找到(或找到)“世界供应商”,再自制一波就能取得同等效果……

  不但带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,还为抵制品牌溢价做出杰出贡献,简直功德。

  正如上文所说,高仿化妆品和高仿 AJ 、高仿 LV 一样,卖的就是个面子。但操作简单,成本低廉,门槛更是低到尘埃里。

  在某宝上你不但能买到全套工具,还能得到完整视频教程、客服指导,参加微信交流群和线下同好 party 。

  相比于某些刷屏朋友圈的知识付费项目,这些大牌 DIY 课程尊重知识,认可的客观规律,以真正优质和扎实的内容吸引受众,而非一味将“知识付费”作为一种噱头。

  中国经济飞速发展,越来越多人迈入小康、中产行列。品牌似乎成了一个人的名片,成为身份和品位的象征,一个女孩没有几支大牌口红似乎都没有办法在朋友圈谈笑风生。

  在收入不足以支撑他们长期购买大牌后,为了面子和自信,DIY 高仿就有了市场。

  (数据显示,中国人钟爱品牌产品,看中品牌为消费者带来的意义,愿意为品牌溢价买单 图:Ipsos)

  哈佛大学行为学教授 Francesca Gino 的2010年的实验显示:佩戴高仿首饰的实验对象的行为相较佩戴正品的实验对象高出40%。同时,她们对他人的评价也会变得消极且刻薄。

  高仿不但会我们在自己心中的人设,还会有一种“整个世界都不好了”的既视感,而这种变化,你可能都没有意识到。

  大牌固然能给人带来自信,但并不能就此把人分出三六九等,顶多得出用“人鱼姬色”的女孩是个白皮这种结论。

  况且,高仿口红不是正品,但里面的超标菌落绝对保真,为了健康还是远离 DIY 吧。